情感倾诉:79年的爱情长跑 谱写下缱绻动人篇章
当前位置 :主页 > 报告 >
情感倾诉:79年的爱情长跑 谱写下缱绻动人篇章
* 来源 :http://www.raydome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7-05-14 17:10
     2012年逄女士手捧父亲作品      在微信订阅号中搜索xwhqgqs或者扫描二维码,即可关注,与大侠、香北、桥桥等您喜欢的主持人,在此沟通互动   清明节特别策划之二   文明祭祀怀念   按惯例,清明节我们会选一篇怀念色彩强的稿子来发,但是今天我想给大家介绍一对老夫妻不仅是为了怀念,还因为他们携手走过的79年人生,共同写下了缱绻动人的篇章。   1   我父母都生于1919年9月,17岁经人介绍认识,结婚前从未见过面。直到父亲掀起母亲的盖头,俩人才都松了一口气,因为父亲长得高大潇洒,而母亲年轻时也是个美人,从此二人相濡以沫,走过了79个年头,直到2015年5月30日母亲去世。   七七事变后,日军先侵占了华北,后来山东也成了沦陷区,再加上连年灾荒,关内大批农民开始携家带口闯关东。1940年,父母亲带着太爷、奶奶、姑姑和一岁的哥哥也加入了闯关东的大军,投奔早半年来长春谋生的爷爷,从此留在了这里。在长春8年,全家主要靠摊煎饼维持生活。父亲负责买米、泡米、推磨,那时买不起毛驴拉磨,全靠人推。母亲则从早到晚站在鏊子前摊煎饼,整天烟熏火燎,汗流浃背。三寸金莲站一天,人都打晃。晚上父亲会烧好热水,给母亲泡脚、揉肩。我生于1942年10月,听母亲讲,就在我出生前的几分钟,她还挺着大肚子在摊煎饼,当时腿肿得一按一个坑。分娩后第二天,母亲就起来摊煎饼了。为全家八口、老少四辈能吃上顿饱饭,母亲付出极大辛劳。   1948年,困长春,没有粮食,煎饼生意难以为继,年轻的父母曾去捡粮,还险些丢了性命,从此就不做煎饼了,一家人的生计成了最大的问题。那年春节刚过,爷爷为了让83岁的太爷叶落归根,变卖了家产,买了头小毛驴和一辆轱辘车,让父母带着6岁的我和9岁的哥哥、83岁的太爷,还有爷爷的两个侄子回山东老家。火车没的坐,一家人轮流推车,只有我和太爷爷享受特殊待遇,小脚母亲也坚持步行。一路上风寒露宿,带的煎饼早就吃光,父母只好忍痛卖掉毛驴和轱辘车,换些银元作路费。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月,一路上常遭官兵和盗匪的骚扰,一家人忍饥挨饿前行,太爷病倒了,又无医无药,只能硬挺着。好不容易到了天津,可一连几天都买不到去烟台的船票,一家人露宿街头。除了太爷,我们都轮流上街讨过饭,我还隐约记得当时伸着小手讨饭时的情景,眼看着一家老小蓬头垢面,母亲难以自持地放声痛哭。后来父亲认识了个地下党,在他的帮助下总算买到了船票。从长春到山东老家几千里路,我们竟走了半年多,回到家乡时已经是夏天了,全家人还穿着出来时的棉衣。一到家,大家就全病倒了,几天后太爷辞世。天旱偏逢连夜雨,那年收成不好,母亲领着我们去挖野菜,野菜挖回后到家用热水焯过,剁碎,再加上玉米面或地瓜面,蒸着吃,这样挨过了最难的日子。   2   1950年父亲受乡政府委托,兴办村小学。因为父亲曾读过几年私塾,在当地算是有文化了。当时村里的青年大都不识字,母亲就帮着父亲挨家挨户动员村民送孩子去读书,在父母苦口婆心的劝说下,一个有着46名学生的小学校终于成立了。国文、算术、美术几门功课全由父亲一人教。一年后上级又派了两位老师,父亲才从繁重的工作中脱离出来。那时我和哥哥也是父亲的学生,每年放假,父亲就带着学生们排戏、打腰鼓、扭秧歌,父亲既当导演又拉二胡,我们在村里扎台演戏,演完了还去邻村演。每次演出母亲也不闲着,做道具、缝服装、还给大家做好吃的。母亲是个性格开朗的人,记得有次我们在邻村演出,那时我演男主角,梳个小分头。母亲就跟村民打赌说,我看这个小演员是女孩,大家不信,还有人说肯定是男孩,输了请我母亲吃饭。每当这时母亲就会开怀大笑,说这饭是请定了,因为这个孩子就是她女儿。母亲的笑声非常有感染力,很快就跟当地人成了朋友。   后来父亲被调到外村教学,农活和家务活就全落在了母亲身上。铲地、锄草、播种、拔小麦、栽地瓜,这些本应男人干的农活,全落在了母亲肩上。此外,母亲还喂了几口猪,从地里回来还得熬猪食。上小学时,我和哥哥还能帮母亲下田干活,但到了1957年,我考入青岛三中,从此离开家乡。而哥哥也在1960年来到吉林电石厂当工人,我们都帮不上母亲了。母亲是乐观的人,即使累得腰酸背痛,她仍旧整日笑呵呵的。而父亲心疼母亲的辛苦,每逢节假日总是火速赶回家,尽量多干活。转眼到了1980年,父亲退休,父母离开家乡,来吉林投奔我们。母亲帮忙看孙子,父亲则在家练字画画。岁月把父母都催老了,80岁高龄时,二人开始轮流在我和哥家住。无论住谁家,他们从不分开。母亲也从不闲着,扫地、刷碗、做饭、做针线活样样不拉。不让她做吧,母亲总是笑着说,干了一辈子,闲不住的。   父亲90岁那年,因感冒高烧住院,加上小脑萎缩、脑梗、类风湿关节炎,身体每况愈下。出院后,老两口上午在小区遛弯,下午父亲就教母亲认字,我小孙女放学后也加入其中,望着他们的背影,我常常感慨万分,这是相差80岁的四代人啊。每周六晚上,孩子们都回来,小孙女当主持人,召开家庭知识竞赛,每次父母都积极参加,提前到客厅沙发占座。有一次孙女教我们说英语ILoveyou,提问父亲时,他顺口说了句:我爱吃肉,母亲立刻补充道:我还没吃够!我到现在还记得全家人那一刻的笑声。   3   2012年开始,父亲就不能走路了,穿衣、吃饭、如厕都需要人照顾。我想请保姆,但母亲不同意,一怕花钱,二是担心不如自家人照顾得细心。有次我去哥家探望父母,边聊天边给父亲按摩双膝,奇迹竟然出现了,按摩后父亲扶着我的手在屋里走了一圈,母亲非常开心,从此后每天都给父亲揉腿,不想竟给母亲惹来大祸。   早在两年前,母亲便被查出心脏功能减退,大夫开了药,可她总说自己没病,不吃。2013年春节,父母住在我家。这天早上,我发现母亲满头大汗,一问才知道,她从早上五点就给父亲按摩,竟按了一千多下。我吓了一跳,责怪母亲太累了,可她却说都按了三个多月了,没事。怕母亲太辛苦,我给父亲买了治疗仪,但父亲的类风湿病已经50多年,腿早已变形,想根治是不可能的。只是母亲盼着父亲能走路,就偷偷做了繁重的按摩工作。每每想到给父亲揉腿的母亲,我眼泪就都止不住地往下掉,所谓爱情,从不是惊天动地,而是细水长流,却足以打动人心。   2013年4月,94岁的母亲因为早期心力衰竭,人生中头一次住院。出院后,她照常扫地、收拾,照顾病中的老父亲,不让她干活,她就说:干了一辈子,闲不住。但毕竟年事已高,身体不容易恢复。自2014年6月后的一年间里,母亲因心力衰弱共住了10次院,病情一次比一次严重,但每次醒来她都是乐呵呵的,成了医院里有名的老寿星。   2014年6月15日,父亲因高烧导致肺内感染住进ICU病房。一周后,母亲也犯病住了进来。母亲住院第二天,就让我们用轮椅推她去看父亲,那时父亲已经失去意识,母亲就坐在父亲的病床边,轻抚着父亲的白发,贴着父亲耳边说着话,不知为何,我的眼睛就湿了,好像看见他们年轻时,母亲想尽办法逗父亲开心的好时光。一个月后,两位老人一齐出院,回家后并排躺在床上,那时父亲已经没有意识,母亲鼻插氧气管,经常把头凑到父亲耳边问:老头子,你看我是谁?我是你老伴邓兰英,你还教我唱歌、认字、背《老三篇》,还记不记得了?母亲从未放弃唤醒父亲。晚上她常用手摸父亲的额头,看是否发热,自己生命危在旦夕,却时刻惦记着父亲。不久,母亲病情加重,开始出现幻觉,莫名地自言自语,我们想送她去医院,她死活不肯,为此还跟我们发了火。其实我明白,她是不想离开父亲,想尽自己最后的力量陪着父亲,哪怕他并不知道,但是母亲在做她认为对的事情,于是我们让步了。   2015年5月30日早上8点,我给母亲喂完饭,让她躺下休息,我去厨房刷碗,回屋后就见母亲闭着眼,好像睡着了,可是她的胸膛却没有起伏,我突然就慌了,很害怕,一边让人打电话,一边给母亲按压心脏急救,可是已经无力回天了,母亲就这样安详地走了,得年96岁。而老父亲就躺在母亲身边,对母亲的离世全然不知。看着这对并排而卧的老人,我痛哭失声,73岁的我没有妈妈了。   又是一年清明,父亲仍处于植物人状态,我们每天尽心照顾着,就想让父亲活得舒服些。我不知道父亲是否发现母亲已经不在了,不知父亲是否曾有过片刻的清醒,想起与母亲共同走过的79年岁月沧桑,但我却深深地知道,这79年,他们爱过,幸福过。我为他们骄傲。   主持人桥桥:主持情感倾诉时间不短了,我越来越发现爱是一种价值观,它可以简单而又朴素,就好像水一般,无色无味,却又必不可少。那位著名的女作家说:爱就是别问值得不值得。她总是把爱总结的那么好。如果没有这份心甘情愿地付出,如何抗拒走死逃亡的动荡?如何挨过艰苦岁月的风霜?所谓爱的最高境界就是两位老人演绎的相濡以沫!感谢逄女士温暖的故事,请相信您的母亲从未走远,她活在了我们的记忆里。   ●电话:85375621   ●桥桥QQ:1922559862   ●桥桥邮箱:1922559862@qq.com   ●地址:长春市人民大街6906号新文化报社   ●邮编:130022
下一篇:没有了